美文欣賞-經典美文-高中勵志美文-優美散文

當前位置:主頁 > 美文頻道 > 長篇連載 >

午夜打車的女人

發布時間:2021-04-12源自:學習庫 作者:沖刺高考網閱讀( )移動版閱讀>>


       午夜零點
  下弦月,月牙像新生兒剛剪下的一片小指甲,小的不能再小。
  天上的星星也極其稀疏,除幾個較大的離地球最近的如火星、木星、土星等星體外,大部分的星星光線微弱,以致把個世界弄得像倒扣下的一口大鍋,黑的伸手不見五指。
  在距長治東客站不太遠的地方,有個規模不大的加油站。夜深了,來加油的車輛稀少,偶爾有車輛響動,也是匆匆路過。加油站的服務員干脆鉆進值班室休息去了,兩只胳膊交叉往桌子上一放,權當頭枕,腦袋枕在胳膊上,呼呼進入夢鄉。
  在加油站旁邊,靜靜地停著一輛出租車。車旁,有一位深夜待客的的哥,的哥久待不見有客,似乎有些寂寞,于是背靠在前車門上,掏出一支煙點著,每吸一口,煙蒂就一閃一滅,像一縷散在地上的星光,又像一只有氣無力的螢火蟲。陰風習習,車邊的茅草在輕輕地發抖,發出咝咝的響聲。偶爾有蟈蟈嚎兩嗓,沒聽到有其他同類接應,就再也不吱聲了。309國道路邊有一大排的楊樹,高大而粗壯,楊樹的葉子相互碰撞,發出“啪啦啪啦”的響聲,聽來讓人很不舒服,尤其是在這夜籟俱寂的漆黑午夜,怪不得民間有“門前不栽鬼拍手”之說,原來這楊葉碰撞的響聲,當真像鬼在拍手。

  “哈哈哈哈”,一株高大的楊樹上,一只貓頭鷹冷不丁發出一聲凄厲的哭叫聲,的哥手一抖,尚未吸完的半截煙蒂掉在地,濺起一蓬小小火星。的哥頓覺毛骨悚然,心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莫名其妙地狂跳。待弄清這陰森的笑聲來自樹上那只貓頭鷹時,不禁啞然失笑:“嚇死我了,你個死災鍋(當地罵人的土話,死東西的意思)。”
  “唉,看來今夜沒客了,我先睡一覺再說。”的哥有點害怕,干脆打開車燈,兩束明亮的燈光像兩丙利刃,將黑暗切割成三半。的哥拉開車門,鉆進駕駛室,擰開音箱,調低音量,一曲悠楊的薩克斯獨奏曲《泰坦尼克號》輕輕地飄出車窗外,飄向深隧而幽黑的夜空。的哥微閉雙眼,全身放松,沉浸在美妙動聽的樂曲中。
  “的哥,到黎城嗎?”
  猛然,車窗外響起一個女子的說話聲,話音溫柔而動聽。
  的哥嚇了一跳,猛睜開眼一看,就見在車窗上緊貼著一張女人的臉。這是個年輕的女人,大致二十五、六歲的樣子,一頭黑發瀑布似地飄散在兩肩,一半在肩后,一半在胸前,且摭住了半張面孔,裸露的那半張面孔有些慘白,白的像一張麻紙。女子,不,應該說是女孩。女孩右眼藏在秀發里,左眼十分漂亮,大大的眼睛,雙眼皮,黑而長的睫毛。單從面部和眼睛來看,這女孩應該十分美貌。只是,女孩眼圈紅紅的,眼角有明顯的淚痕,像剛痛哭過。
  “師傅,到黎城嗎?”
  女孩又怯生生地問了一句。
  的哥有些犯難。拉客吧?午夜了,路上頗有不便,況且又是一個年輕的女孩。不拉吧?咱就是靠這個養家糊口的,那有見買賣不做的?那么,拉,還是不拉?
  “我要回黎城。”女孩又說。
  “可。”的哥有些不好意思開口。但想了想,干出租的也得講德不是?既然有人坐車,豈有不拉之理?于是,的哥對女孩說:“姑娘,只你一個人,這車錢,怎么收你?”
  “回黎城,不是十五元嗎?”女孩對出租車的行情到還是曉得的。
  遲疑了一下,的哥才說:“姑娘啊,那是白天的價格,晚上要貴的。而且又只拉你一個人。”
  “沒事,我可以多給你錢,要多少?”
  要多少?的哥本不好意思說的,但總得讓姑娘知道啊。于是回答說:“翻倍。”
  漂亮女孩說:“行,我給你五十。”
  一聽女孩給五十,的哥動心了:這樁買賣不虧本。的哥打開車門,說那你就進來吧。把女孩安排在副駕駛座上。
“謝謝你師傅,你是個好人。”
女孩的語音悠悠,面部表情很平靜,絲毫沒有達到乘車目的后的那種快意和欣喜。更沒有午夜單獨坐一個大男人車所應該表現出來的那種恐懼與擔憂。
  女孩上得車來后,車廂里立即彌漫起一股清香,這種香味的哥似曾相識,但一時又難以想起。女孩眼睛朝著前方,的哥只能看到她的一瀑秀發。女孩從坤包里掏出一條雪白的紗巾裹在頭上,將那一頭“黑瀑”束起。
  “師傅別奇怪,我有頭痛的毛病,裹上這個要好的多。”女孩的說話時略帶憂傷。
  “沒關系的。”的哥笑笑說:“你坐穩啊,我要加速了。”
  的哥快速瞟了女孩一眼,又將雙眼移至正前方。因為他開的車很快,十車道的寬闊公路上,幾乎看不到上下車輛,安全系數很大,的哥大是放心,不覺將車速提到了每小時一百六十公里以上,車子像一支離弦之箭,飛也似地向前沖去。明亮的車燈將黑暗快速切破后,又疾速地將黑暗拋在車后。
  “敢問姑娘,你家住哪里?從什么地方下車?”
  的哥在高速行駛狀況下,也不敢大意,嘴上發問,但目視前方,注意力高度集中。
  “離城不遠的一個村子。到了趙店橋我就下車,有人接我。“
  “噢。好”
  不知不覺地,百多里的路程已過了一半。的哥覺得,不和女孩攀談幾句,心里悶得慌。于是,眼睛不離前方,只有嘴在動:“姑娘,這都午夜了,為什么還要急著回家,明天不行?”
  “不行啊師傅。”女孩說著,竟嚶嚶哭了起來:“我媽病重,快要咽氣了,我得回家見她老人家最后一面。”稍傾,女孩擦了擦眼淚,哽咽著說:“我媽就我一個女兒,我在長治工作,太忙,沒有趕上在她老人家面前盡孝,我是個不孝女。”
  “噢,是這樣,那是得趕快回去。”
  說著話間,車子便到了濁漳河岸邊。以濁漳河為界,河的南面是潞城,過了趙店橋,北面就是黎城了。過了橋,的哥慢慢減速,滑行了一公里多遠后,將車子停在路邊。
  “姑娘,到了。”
  “謝謝你了師傅。”姑娘邊說,邊掏出一百元鈔票,遞給了的哥。
  “喲,姑娘,你給五十吧,我沒零錢。”的哥說。
  “不用找了,你這樣辛苦專送我一個人,就全收了吧。謝你了師傅,我叫王雨綺,就住在前面這個村子里,有空來玩啊。”
  “這個不行,咱說好了五十就五十。要不,看在你是個孝女的份上,我就免你車費了。”
  的哥正想把錢退給女孩,可女孩不知什么時候已下了車,車廂里,只留下淡淡的一抹清香。這抹清香不像平時女孩涂抹的化妝品那種香味,倒好似寺廟里充盈著的那股濃濃的祭祀香味兒。
  “下車好快啊。”的哥將頭伸出車窗外看了看,外面漆黑一片,那里還有女孩的影子?
  的哥搖了搖頭,只好發動車走了。
  的哥回到家里,老婆還在看電視,火爐上給的哥溫著飯菜。
  的哥邊吃飯,邊對老婆說:“今黑來(夜里)交好運了,拉了一個人,掙了一百元。”
  老婆一聽說:“好啊,交來。”
  的哥放下碗,掏出女孩給的那百元大鈔說:“上交,給。”又低下頭吃他的飯了。
  老婆拿起百元大鈔一看,臉色頓時變得蒼白,牙齒也開始打架:“你個死鬼,拿這個哄老娘。”啪,給了的哥一耳光。
  “你瘋了?為啥打人?”的哥挨了莫名其妙的一巴掌,覺得十分惱火,放下碗拿起老婆甩過來的那百元大鈔一看,臉色頓時也變得蒼白,結結巴巴地說:“怎,怎會這,這樣?”原來,女孩給的哥的那張百元大鈔,竟然是一張新暫暫的鬼票。
  的哥大怒說:“這個賤逼貨,我好心好意把你拉回黎城,你怎能拿一張鬼票騙我?”
  的哥飯也不吃了,起身就要去找那女孩算賬。
  的哥老婆說:“算了吧,沒出息就別冒充好漢,你也不看都快凌晨二點了?明天吧。也不急于這半夜。”
  第二天天剛放亮,的哥就開車跑到女孩說的那個村子里,向人一打聽,被打聽的人也嚇得臉色發白。的哥覺得奇怪,于是就問:“怎么,你村沒這個人?”
  “有是有,可,這個女孩得了癌癥,前天上午就死了,現正停靈在家里呢。”
  的哥聽后大驚失色,暗道這就是了,怪不得。
  在老鄉的指引下,的哥來到王雨綺的靈前,一看放在靈前的照片,好面熟啊,就是她,沒錯。的哥跪在女孩的靈前,恭恭敬敬地給女孩磕了一個頭,然后把那張百元鬼票化了,禱告說:“姑娘,我想你昨夜是迷路了,我能把你從長治拉回家來,也算我為你辦了一件好事。這一百元錢,還給你吧,我要它沒用,可你在那邊卻用得著。”
  拜罷,的哥起身離去,沒再說第二句話。

    打賞

    取消

    感謝您的支持,我會繼續努力的!

    掃碼支持
    掃碼打賞,你說多少就多少

    打開支付寶掃一掃,即可進行掃碼打賞哦

    您的一點點愛心支持,足以讓我們有堅持下去的動力!

    歡迎分享轉載→ 午夜打車的女人

    上一篇:荒宅驚魂

    下一篇:天上掉下個后老伴

    ? ?

    收藏本站 -美文好句-情書范文-名家散文-節日祝福-長篇連載-校園美文-勵志語錄-原創隨筆

    Copyright © 2017-2018 沖刺高考網 版權所有

    聲明: 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,不代表本站觀點 如有異議 請與本站聯系 本站為非贏利性網站 不接受任何贊助和廣告

    99久热精品免费观看_国产亚洲色视频在线_国产日韩久久免费影院